香园文化前董事长孔德勇抓内幕交易案短信:买吧

时间:2019-05-10 21:59:21编辑:神小编

  亚洲在线视北京5月10日讯 中国证监会近日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19〕31号显示,苏立华内幕交易浙江万好万家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浙江祥源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家文化,代码:600576)股票,2015年10月9日至12月29日,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苏立华”账户买入“万家文化”29.03万股,成交金额647.56万元;卖出“万家文化”29.03万股,成交金额717.70万元,获利68.78万元。

  时任浙江万好万家集团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浙江祥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家集团)董事长、万家文化董事长、总经理孔德永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在重大信息公开前违法建议苏立华买卖证券。

  2015年10月8日下午16点08分,苏立华与孔德永进行了通话联系。2015年10月11日15点52分,苏立华向孔德永发送微信征求买入建议(内容为:“孔总,咱家股票,现在价位可以买点吗?”)。2015年12月14日13点31分08秒,孔德永给苏立华发送短信:“买点吧”。

  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苏立华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孔德永存在联络,其证券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且其不能提供合理说明或者提供证据排除其存在利用内幕信息进行证券交易,中国证监会认为其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三条和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内幕交易情形。

  孔德永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苏立华联络,并发送建议买入“万家文化”内容的短信,中国证监会认为其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三条和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在重大信息公开前建议他人买卖证券情形。

  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没收苏立华违法所得68.78万元,并处以137.57万元罚款,罚没款共计206.35万元;对孔德永处以60万元罚款。

  亚洲在线视了解到,这并非孔德永首次遭到证监会处罚。此前,孔德永因与演员赵薇发生违规交易被禁止5年内进入证券市场。2018年8月24日,孔德永又因2015年万家文化收购上海快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事件中出现未及时披露相关信息等违规行为,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孔德永曾任万家文化及其控股股东万家集团的董事长、总经理、实际控制人,万家文化曾多次尝试在资本市场并购重组。

  以下为处罚原文:

  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苏立华、孔德永)

  〔2019〕31号

  当事人:苏立华,男,1970年3月出生,住址: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

  孔德永,男,1969年10月出生,时任浙江万好万家集团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浙江祥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家集团)董事长、浙江万好万家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浙江祥源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家文化)董事长、总经理,住址: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对苏立华内幕交易“万家文化”、孔德永在重大信息公开前建议他人买卖证券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并依法向当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当事人苏立华要求陈述、申辩,并要求听证;当事人孔德永未提出陈述、申辩,也未要求听证。应当事人苏立华要求,我会举行了听证会,听取了当事人及其代理人的陈述申辩意见。本案现已调查、审理终结。

  经查明,苏立华、孔德永存在以下违法事实:

  一、内幕信息的形成过程及知情人

  孔德永曾任万家文化及其控股股东万家集团的董事长、总经理、实际控制人,近年来,万家文化多次尝试在资本市场并购重组。

  2015年9月25日,经海通创业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经理周某介绍,上海快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快屏)首席执行官陆某、上海圆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易某与孔德永、原上海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员陈某在杭州市见面,洽谈双方合作事宜。

  2015年9月28日,易某与孔德永沟通情况,孔德永提出先签保密协议,估值等了解后再谈。9月29日,孔德永与上海快屏陆某等人及周某商谈收购事宜,并于当日与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彭某就保密协议和收购框架协议的细节作了讨论。

  2015年9月30日,孔德永向易某、周某发送了万家文化与上海快屏合作的《保密协议》与《合作框架协议20150929》。周某将上述协议转发给了陆某。根据该协议,万家文化拟通过支付现金并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交易对手方乙、丙、丁及戊四方持有的标的公司的100%股权,收购按照“目标公司2015年度实际净利润(需由甲方聘请的具有证券业务资格的审计机构进行审计)以不低于15倍市盈率的价格进行收购……”。

  2015年9月30日至10月21日,双方针对保密协议与合作框架协议进行讨论,并就上海快屏办理工商登记变更进展情况进行了沟通。期间双方商定保密协议及收购框架协议改以万家集团的名义签署。

  2015年10月28日,万家集团(甲方)与上海快屏(乙方)签署了《万好万家集团有限公司与上海快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之保密协议》,协议第2页记载“甲方或其指定第三方拟收购乙方100%股权”。

  2015年12月15日,孔德永、陈某到上海快屏就尽职调查准备事宜与陆某、周某等人进行商谈。

  2015年12月23日左右,华信证券冯某团队,中伦律师事务所刘某,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浙江分所朱某团队等进入上海快屏开始尽职调查。

  2015年12月31日,万家集团与上海快屏及其股东上海智碧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尚陌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哆快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签订《股权收购战略合作备忘录》,约定万家集团拟提议万家文化以不低于上海快屏2016年度承诺净利润(7,000万元)15倍市盈率的价格购买上海快屏100%股权,即成交金额将不低于10.5亿元,占万家文化2015年12月31日经审计资产总额(19.22亿元)的比重超过50%。协议核心条款收购标的(上海快屏100%股权)、交易价格(15倍市盈率)等,与2015年9月30日孔德永发送的版本没有重大变化。

  经过尽职调查,2016年4月11日,“万家文化”紧急停牌。

  2016年4月12日,万家文化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

  2016年4月23日,万家文化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根据公告,公司正在筹划的重大事项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2016年6月18日,万家文化披露《浙江万好万家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审议重大资产重组继续停牌的董事会决议公告》(临2016-040),公告中披露了重组框架方案,涉及收购上海快屏100%股权信息。

  2016年7月23日,万家文化公告了《浙江万好万家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以下简称《收购预案》),调整标的公司商业模式为经纪业务,估值从预估的10亿调整成3.7亿。

  根据万家集团与上海快屏于2015年12月31日签订的《股权收购战略合作备忘录》,万家集团拟提议万家文化购买上海快屏100%股权的成交金额将不低于10.5亿,占万家文化2015年12月31日经审计资产总额(19.22亿元)的比重超过50%。根据《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上述交易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根据万家文化于2016年7月23日披露的《收购预案》,上海快屏100%股权预估值为3.7亿元,占万家文化2015年12月31日经审计资产总额(19.22亿元)的比重为19.25%,占净资产(17.18亿元)的比重为21.54%。参照《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9.2条第二项规定,“交易的成交金额(包括承担的债务和费用)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以上的,且绝对金额超过1,000万元”的,属于“应当披露的交易”。

  因此,无论按《股权收购战略合作备忘录》还是《收购预案》,万家文化购买上海快屏100%股权均属于“应当披露的交易”,具有重大性,属于《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重大事件。

  2016年6月18日万家文化披露《浙江万好万家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审议重大资产重组继续停牌的董事会决议公告》(临2016-040)之前,万家文化和万家集团从未披露过上述收购信息,上述信息具有未公开性。

  综上,本案所涉万家文化拟收购上海快屏100%股权在公开披露前属于《证券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一项所规定的内幕信息。2015年9月30日至2016年6月18日为内幕信息的敏感期。孔德永作为万家文化及万家集团的董事长、实际控制人,为万家文化收购上海快屏事项的主导人员,为内幕信息知情人。

  二、苏立华内幕交易“万家文化”及孔德永在重大信息公开前建议他人买卖证券情况

  (一)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苏立华与孔德永存在联络

  苏立华在万家集团工作十多年,2002年至2014年4月系万家集团下属浙江万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员工,后离开万家集团一段时间,于2015年10月重返万家集团下属公司工作。苏立华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多次与孔德永联络,并交易“万家文化”。

  2015年10月8日下午16点08分,苏立华与孔德永进行了通话联系。2015年10月11日15点52分,苏立华向孔德永发送微信征求买入建议(内容为:“孔总,咱家股票,现在价位可以买点吗?”)。2015年12月14日13点31分08秒,孔德永给苏立华发送短信:“买点吧”。

  (二)“苏立华”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交易“万家文化”的情况

  1. “苏立华”账户基本情况及操作情况

  “苏立华”账户于2001年3月16日在上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瑞安塘下大道证券营业部开户。其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万家文化”的资金主要来源是其自有资金、其父亲卖房款和哥哥、姐姐提供的借款,委托交易“万家文化”指令是通过苏立华手机或者其在万好万家新能源集团(杭州)有限公司使用的办公电脑发出。

  2015年10月9日至12月29日,“苏立华”账户买入“万家文化”290,280股,成交金额6,475,605.2元;卖出“万家文化”290,280股,成交金额7,177,037.2元,获利687,838.22元。

  2. 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苏立华交易“万家文化”具体情况

  (1)集中转入资金买入“万家文化”。2015年9月30日,“苏立华”证券账户资金余额为11.28万元。10月8日上午9点56分,该账户转出资金10.8万元,转出后账户余额仅为0.48万元,当天下午16点08分苏立华与孔德永通话联系。10月9日,苏立华向其证券账户转入1,000元,当天即买入“万家文化”400股,成交金额5,700元。10月9日至10日,苏立华父亲“苏某丰”银行账户分两次向苏立华三方存管账户转入548万元。10月11日15点52分,苏立华向孔德永发送微信征求买入建议,10月12日、15日和21日,苏立华分三次向证券账户转入190万元,且于10月12日后,频繁大量买入“万家文化”。12月14日13点31分08秒,孔德永给苏立华发送短信:“买点吧”,接收短信后,苏立华继续交易“万家文化”。

  (2)买入“万家文化”较买入其他股票金额明显放大且保持较高的持仓额。“苏立华”账户2015年1月至2016年3月共买入64支股票,总买入金额36,814,090.71元,平均每支股票买入金额575,220.17元。“苏立华”账户2015年10月9日至12月29日买入“万家文化”的金额是其买入单支股票平均金额的10倍以上,是排第二的“海大集团”买入金额的1倍以上。虽然其在交易过程中经常有卖出“万家文化”的情况,但每日持仓量都非常高。在其于内幕信息形成之前的三次买卖“万家文化”的周期内,其日持有“万家文化”股数最高为6,000股,但在2015年10月9日至12月29日,除了买入的第一天(即10月9日)和卖出的最后一天(即12月29日)外,其余交易日每日持仓股数均超过6,000股。

  以上事实,有万家文化相关公告、协议、相关人员询问笔录、通讯记录、微信记录、短信记录、证券账户资料、证券交易记录、银行资金流水、MAC地址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苏立华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孔德永存在联络,其证券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与内幕信息高度吻合,且其不能提供合理说明或者提供证据排除其存在利用内幕信息进行证券交易,我会认为其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三条和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内幕交易情形。

  孔德永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与苏立华联络,并发送建议买入“万家文化”内容的短信,我会认为其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三条和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在重大信息公开前建议他人买卖证券情形。

  在听证过程中,当事人苏立华及其代理人提出如下申辩意见:

  第一,苏立华不是“万家文化拟收购上海快屏”内幕信息的知情人;第二,电话联系不能作为认定是否购买“万家文化”内幕交易的证据;第三,苏立华在2015年10月大额转入资金系其父母卖房款到账日期的巧合,不能作为内幕交易的证据;第四,苏立华买卖“万家文化”情况并没有“明显异常”,与孔德永的联络对其交易也没有影响;第五,苏立华不是万家集团的监事,并非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

  我会认为,第一,内幕信息敏感期内,苏立华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孔德永存在联络,且其交易“万家文化”存在突击借钱转入大额资金、交易量明显放大、保持高持仓量等明显异常情形,我会结合其与内幕信息知情人的联络、交易异常性、与内幕信息吻合度等综合认定苏立华构成内幕交易,对其不知情、资金转入为“巧合”、电话联络不能作为认定内幕交易证据等申辩意见,我会依法不予采纳;第二,苏立华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其实际上不是万家集团的监事,对其不是法定内幕信息知情人的申辩,我会依法予以采纳。

  根据当事人的违法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我会决定:

  一、没收苏立华违法所得687,838.22元,并处以1,375,676.44元罚款,罚没款共计2,063,514.66元;

  二、对孔德永处以60万元罚款。

  上述当事人应自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将罚没款汇交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财政汇缴专户),开户银行:中信银行总行营业部,账号:7111010189800000162,由该行直接上缴国库,并将注有当事人名称的付款凭证复印件送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稽查局备案。当事人如果对本处罚决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也可在收到本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和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中国证监会

  2019年4月30日

(责任编辑:李荣)


  北京4月16日电 (记者 尹力)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16日,数十部台湾电影以Taiwan Cinema为品牌,参加北影节上的推介会,主推《老大人》《寒单》《嗨!神兽》《最是橙黄橘绿时》四部精彩好片,希望能获得大陆观众青睐。

  北影节举办期间,Taiwan Cinema台湾馆今年有30部剧情片、11部纪录片、7部经典修复片、21部制作企画片共69部作品,以及33家发行商、9家后期制作公司等共42家电影业者参展,同时于展馆内播放57部精彩电影片花,向各地区买家与业者推介台湾电影信息。

4月16日,北京电影节举办期间,台湾电影推介会上集中呈现四部精彩好片。图为《嗨!神兽》导演池家庆(右)、演员白润音(左)。(完) 主办方供图 摄

  16日举办的台湾电影推介会上集中呈现四部精彩好片,包括集结金奖制作阵容揪心催泪的《老大人》;表现台湾文化习俗、兄弟情感的《寒单》;台湾首部疗愈系真人动画奇幻电影《嗨!神兽》;唯美清新爱情文艺片《最是橙黄橘绿时》。

  据影片《老大人》监制唐在扬介绍,本片预计将以《爸爸的西装》为名在大陆放映,目前已经送审通过。该片以写实的剧情手法带出高龄化的社会,是关于亲情、照护、生死主题的一场讨论。该剧主要叙述年逾八十的药罐子金茂,独居于平溪,老伴已离世,儿女皆已成家立业。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金茂辗转住进了儿子益正安排的老人赡养院。即便最疼爱的孙子凯凯捎来结婚喜讯,也无法消除金茂到赡养院后的低落情绪及想回老家的心。

  《寒单》导演黄朝亮过去多执导商业片,本次结合地方民俗题材,在看似热闹的剧情中刻化出人性矛盾、黑暗的一面。黄朝亮表示,身为台东人,他这次将台东特有的元宵文化习俗——炸寒单搬上大屏幕,震撼威力十足。男主角胡宇威摆脱过去偶像男神形象,挑战入行以来最大不同的作品。本片同时也是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北京展映“华片广角”单元推介新片之一。

4月16日,北京电影节举办期间,台湾电影推介会上集中呈现四部精彩好片。图为《最是橙黄橘绿时》剧组演员翁嘉薇(左)、演员李亦捷(中)、导演徐庆珠(右)。(完) 主办方供图 摄

  《嗨!神兽》是台湾首部疗愈系真人动画奇幻电影,导演池家庆将自己经历父亲过世的亲身感受,作为开拍本片的最大启发。他表示,本片筹备时间近三年,电影的动画及特效场景需要很多技术筹备及人力支持。女主角杨采妮看到剧本首稿便答应演出,是自己最感动的事情之一。该片主要讲述了森林深处住着一只身体长得像猪,鼻子像大象,耳朵像马,脚像犀牛的神兽。每当夜里人们都睡着时,就会偷偷走进村子吃掉大家的噩梦。阿吉的父亲从小就跟他叙述小时候在森林遇到神兽的故事,阿吉对父亲所说的话总是深信不疑。有一天,与阿吉相依为命的父亲因海难身亡,伤心的阿吉鼓起勇气闯入魔幻森林寻找神兽,希望神兽可以带他去找爸爸。

  《最是橙黄橘绿时》描述了在80年代的台湾,两个女孩离家独自面对人生的蜕变时刻。本片编剧徐庆珠同时担纲导演,她表示电影的片名及故事灵感来自宋朝文学大家苏东坡的诗句,由此发展出这两个闺蜜的成长故事。当被问及同样是两位女生的故事,该片与《七月与安生》有何不同时,女主角翁嘉薇表示,同样是讲述闺蜜好友的故事,《最是橙黄橘绿时》特意借着女孩之间的书信倾诉异地成长点滴、两段异国恋情,以此呈现年轻女生在青春期的冲撞以及找寻自我的历程。(完)

www.celi-ois.com
www.henghongtong56.com
www.wanhoubuyun.com
www.lmjiaxiao.com
www.dm-makerr.com
www.whyscar.com
www.gzeys.com
www.zmlmsj.com
www.scwfch.com
www.82893333.com
www.tlblgff.com
www.qjgjy.com
www.gzysjzx.com
www.qinsongshuo.com
www.ljtpy.com

免责声明:本站 亚洲在线视 http://www.gushenshu.com/bencandy.php?fid=48&id=282503&page=1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为您推荐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8 亚洲在线视(京ICP备14046800号-4)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email protected]
友情链接: nh0ck.com    27yg.online